山東重啟電力現貨長周期試結算

2020-10-26 09:26:55 來源:中國能源報 作者:趙紫原   點擊量: 評論 (0)
近日,山東電網發布《關于開展山東電力現貨市場10月份調電試運行的通知》,于10月20-22日開展現貨市場調電試運行。此前,山東省能源局發布...

近日,山東電網發布《關于開展山東電力現貨市場10月份調電試運行的通知》,于10月20-22日開展現貨市場調電試運行。此前,山東省能源局發布《關于做好11月份電力現貨市場整月結算試運行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明確,擬于11月開展電力現貨市場整月結算試運行。

山東電力現貨市場原定今年9月開展連續4個月的電力現貨結算試運行,但在5月的第三次調電運行及試結算中,四天即產生9508萬元的“不平衡資金”,引發“電改圈”高度關注,長周期試結算由此推遲。

經過近半年等待,山東現貨市場不平衡資金分攤方案目前已敲定。山東省能源局發布的《關于做好我省第三次電力現貨市場結算試運行結算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結算通知》)指出,“外來電、新能源、涉外應急、核電”四大市場主體按照優先電量比例分攤不平衡資金。

山東的不平衡資金到底從何而來?為何選用這種分攤方式?對于即將重啟的長周期試結算,山東將作出哪些調整?

(來源:微信公眾號“中國能源報” ID:cnenergy 文丨 趙紫原)

分攤方式總體合理,優先發電需要

承擔責任,但近期參加市場阻力大

《結算通知》顯示,市場用戶用電量超出山東省內市場機組上網電量產生的不平衡資金為6158.53萬元,市場發用電量分時段不匹配產生的不平衡資金為3349.66萬元。

加拿大安大略省獨立電力系統運營公司高級經濟師何愛民指出:“從分攤結果看,此次不平衡費用由兩部分組成,即市場化發用電量不匹配、市場化發用電量分時段不匹配,都是計劃與市場雙軌制產生的問題。”

《通知》也明確了發用電量分時段不匹配產生的不平衡資金的分攤方式:現貨市場中,當市場化發電量小于該時段市場化用電量時,少發電量由外來電(優先計劃部分)、省內優先發電量(新能源、核電、火電優先)等比例按時段以現貨市場價格結算承擔。

據了解,根據現行政策,上述四大市場主體均屬“優先發電”,仍按目錄電價執行。此次優先發電參與分攤以及山東現貨規則的調整,是否說明優先發電直接參與了現貨市場?

何愛民告訴記者,優先發電需要參與電力市場。“盡管沒有其他配套措施,但這種改變總體是合理的。優先發電承擔一定的價格風險,既能提高市場短期配置效益,也有助于進一步提高價格對供需的指導作用。”

一位不愿具名業的內人士表示,目前所有優先發電并未在現貨試點“開口子”,也并未考慮現貨市場雙軌制設計能否為繼。“換言之,以上述優先發電參與現貨市場的方式解決不平衡資金,近期還不能實現。”

現貨市場猶如“探雷器”,

與合理結果沖突的優先發用電制度需調整

不平衡資金到底如何產生?有分析直指山東電力現貨市場規則存在紕漏,也有觀點將其歸咎于雙軌制。

在何愛民看來,我國現貨市場不平衡資金與真正意義上的不平衡資金并不完全相同。“在國外,不平衡資金只包括無主的剩余資金和找不到確切受益人的應收賬款,這筆錢的數額通常小到無人關心。但國內將機組組合和備用等費用都歸入不平衡資金的范疇,違反了一個最基本的市場原理——誰受益誰付費,進而造成許多不合理的交叉補貼。”

談及備用費用,有觀點認為,山東容量補償電價加劇了不平衡資金。對此,上述業內人士認為:“在各個試點中,山東容量補償機制處于領先水平,現貨價格低就說市場失靈,存在容量電價又說加重了不平衡資金,這種‘兩頭堵’的觀點是矛盾的,外來電占用了省內的容量費用才是關鍵。”

該人士還指出,現行發用電制度和現貨市場相悖導致了上述結果,市場規則并非 “罪魁禍首”。“其實,現貨市場是個‘探雷器’,市場運行時必須遵守規則邊界,與合理結果沖突的政策需要更改了。”

一位業內專家解釋,優先發電機組的發電量不隨市場供需調整,按照政府核定的固定電價結算,導致非市場化發電量與優先用電量無法對等,進而產生了資金余缺。“同時,現貨市場價格越低,現貨市場價格與要支付的固定價格之間的差額就越大,需要的額外補貼額越高,這會進一步放大資金余缺。兩部分資金缺余,就是所謂的‘雙軌制不平衡資金’,廣東、山西也有這個問題。”

“大鍋飯時代”將結束,

電力市場亟需建立權威、透明的監督機構

上述業內人士指出,省內省外、優發市場的不同待遇,已嚴重影響電力市場的建設過程。“市場機組本質是為不參加調節的外來電、核電、可再生能源提供調峰服務,那么采用輔助服務一貫的分攤機制也容易讓各方理解接受。”

透過優先發用電與現貨市場不匹配的表象,更深層次的矛盾似乎已浮出水面,那么,放開發用電計劃還有哪些障礙?

市場機制在一定供需環境下會產生結構性價格調整,即“不吃大鍋飯”后,若要實行按勞分配,短期吃虧、濫竽充數的主體自然不樂意。“過去籠統地說,外來電配置資源范圍越大越好,但這是有前提條件的,即市場交易形成的范圍越大越好。如果交易范圍和用電曲線是計劃體制下人為確定的,線路可能會出現兩極分化,有的滿載,有的輸送效率低下,這也是對電網規劃和投資決策的一次特殊考試。”該業內人士指出。

何愛民認為,山東、廣東乃至全國電力市場缺乏透明的、權威的監測機制。“在國外市場,獨立的第三方監測機構往往會及時、非常透徹地分析這些費用,并提出相應的解決辦法,不會產生云里霧里的各種解讀。”

上述專家對此表示贊同,他認為,市場長期運行的基礎是信任,而透明是信任的來源。“如何以更市場化、更透明的方式保障各項政策目的落地是對政府治理能力的一項挑戰,也是計劃體系向市場過渡的關鍵。”

大云網官方微信售電那點事兒

責任編輯:張桂庭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我要收藏
個贊
?
p62中四个号多少钱 福彩3d字谜图 黄金娱乐棋牌 福彩东方6十1开奖结果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街机捕鱼机破解密码 陕西闲来麻将10元群 开元棋牌二八杠app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南京麻将玩法 免费好友打麻将软件 百赢棋牌斗地主官网游戏 浙江6 1开奖 江西11选5奖励规则 捕鱼大亨单机版 开心棋牌大厅 河北快3综合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