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志剛:我們期待風電成為中國的主力能源

2020-11-17 15:34:39 來源:能源雜志 武魏楠   點擊量: 評論 (0)
2020年注定是中國風電不平凡的一年。陸上風電面對即將到來的全面平價,開始了有史以來最洶涌的搶裝潮。就在搶裝潮進入尾聲、各大企業開始思

2020年注定是中國風電不平凡的一年。陸上風電面對即將到來的全面平價,開始了有史以來最洶涌的“搶裝潮”。

就在“搶裝潮”進入尾聲、各大企業開始思考明年市場的時候,中國2030年碳排放達到峰值、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提出,讓整個風電行業為之振奮。

在10月的風能大會上,風電企業紛紛對未來發展表達出了極強的樂觀精神。《風能北京宣言》中“‘十四五’期間每年新增裝機5000萬千瓦以上,2030年風電裝機到8億千瓦,2060年至少30億千瓦”的雄心壯志更是讓整個能源行業震驚。

作為風電行業龍頭,新疆金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風科技”)如何看待碳中和目標給整個行業帶來的影響?風電供應鏈又該如何應對未來的全面平價時代?金風科技的未來發展戰略又將如何部署?《能源》雜志為此專訪了金風科技總裁曹志剛,解讀新時代的風電發展。

曹志剛:我們期待風電成為中國的主力能源

風電行業即將迎來大發展

《能源》:您認為中國碳中和目標的提出,對于風電行業來說意味著什么?

曹志剛:9月22日,總書記在聯合國大會講話中提出力爭2030年前要實現碳排放達峰,2060年實現碳中和,這對整個風電行業來說是一針強心劑。未來能源發展方向一定是可再生能源從替補能源發展成為真正的主力能源。

對比我國和德國的可再生能源發電數據后可以發現,去年風電在全國電力消納結構中占比5.6%,光伏占3.1%,兩者合計占比8.7%。而德國去年的風電在全網容量中占比24.67%,光伏占9%,二者合計超過了33%。這意味著德國大約三分之一的電力來自于可再生能源。所以,從定位的角度來看,我們期望風電在中國可以變成真正的主力能源。

《能源》:您如何看待《風能北京宣言》提出的發展目標?

曹志剛:無論是“十四五”每年5000萬千瓦的發展目標,還是2030年中國風電裝機容量達到8億千瓦。到底能不能實現,首先取決于風電和土地等自然資源是否可以支撐,其次是產業鏈的資源是否足夠。

今年,疫情和政策調整使開發商和制造商感到措手不及。但金風科技在4月1日到9月30日6個月的時間中,就完成甚至超過了去年全年吊裝交付的量。這代表的是上游產業鏈產能的釋放。

我們可以看這樣一個歷史數據:去年國內新增并網裝機容量2574萬千瓦,今年預計是3000至3500萬千瓦。即使受到疫情的嚴重影響,風電制造商們也在很短時間之內完成了從原來的不到2.5MW到今年2.5MW、3.0MW、4MW產品的規模化交付。

所以,我們相信整個產業鏈完全可以實現《風能北京宣言》中提出的目標。

《能源》:最近十幾年來,棄風限電等因素一直困擾著可再生能源的發展。這些問題在未來是否還會是阻礙?

曹志剛:風電行業一直以來都有政策持續性的問題。今年所謂的“搶裝潮”也來源于大家對未來政策不確定的恐慌。2060年碳中和的目標很好地解決了政策持續性的問題。至少從目前來看,一直到2060年,發展低碳的可再生能源都會是電力行業的主流。這是支撐《風能北京宣言》的最大因素。

可再生能源發展還有一個障礙就是并網。2019年,全國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快速增長,清潔能源發電裝機占全部新增裝機比例超過40%。但與之相對應的,我們現在越來越多地聽到一種聲音:可再生能源擾亂了整個電網的質量。

其實這是一個不客觀的評價。從技術能力來說,風能、太陽能和火電、氣電、水電加上核能,完全可以有很好的共生環境。金風科技就做了很多圍繞電網技術的研究,目前來看可再生能源發電大規模并入電網沒有任何技術方面的障礙。

我們也看到,一些地方給平價風電場設置了保障小時數。這與國家的政策導向是不相符的。實現平價上網,就應該要保障全額收購,這是國家給出的政策導向。

作為風電企業,我們要做的就是兩點:一是降低度電成本;二是提高風電參與整個能源系統融合的能力。

曹志剛:我們期待風電成為中國的主力能源

供應鏈與整機商合作模式的創新

《能源》:去年和今年的搶裝潮中,供應鏈對產能的影響有多大?

曹志剛:金風科技今年的預計出貨量是12-14GW,去年的出貨量接近于10GW。這樣看來,金風科技完全有能力應對風電裝機5000萬千瓦的目標。實際上我們相信,中國的風機整機制造商們都不存在大的產能問題。

今年最大的瓶頸在上游產業鏈方面,包括上游的葉片、軸承和鑄件等。這幾個部件的短缺影響了2019年風機的交付。

但是讓我們感到興奮的是,我們有一些上游的供應商不僅在今年增加了30-50%的產出,還進行了很多工藝優化,降低了人員成本,也減少了單位產品的生產時間。比如葉片生產,部分供應商已經把單位生產時間從最開始的48小時,降低到現在的最快18小時。這種效率提升帶來了產能的極大釋放。

年初疫情時期,供應商比較擔心2021年是否能保持平滑的產量調整,很少有人會預計更高的產量。但是目前來看,如果未來市場預期很明確,供應鏈也會保持產能的擴張,不會成為5000萬千瓦裝機目標的不確定因素。

《能源》:很多供應鏈企業希望能夠參與到整機產品的研發和設計過程,這會是未來的趨勢么?

曹志剛:金風科技面向未來多元化應用場景的第三代直驅永磁平臺GP21及系列高性能旗艦產品其實就是這樣做的。這個產品在做第二輪迭代時,我們讓核心的供應商進入到研發體系之內。

產品定性設計的重要階段——包括每個子系統和整個系統之間的配合、工藝布局精細設計階段、生產準備、甚至成本測算結算——核心供應商都會全程參與。因此,產品能夠在樣機階段就實現產業化,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實現批量化生產,從而更高效地壓縮產品開發、樣機、實驗、市場批量化整個過程的周期。

《能源》:有供應商提出希望對零部件實行標準化設計,整機商根據標準化產品再進行整機設計。整機商會排斥這樣的方法么?

曹志剛:對于金風科技來說,在整機和零部件聯合設計的過程中,我們會以100%開放的態度與供應商合作。在做新品設計之前,供應商會提供其多年研究成果的雛形,我們再將雙方的優勢結合起來,而不只是讓供應商按照我們的標準進行設計。

金風科技第三代直驅永磁平臺GP21及系列高性能旗艦產品便是基于這樣的設計思路。因為包含了從3MW、4MW再到5MW不同的產品,所以供應商在做設計時要考慮平臺化的應用,我們也會完全開放地融入到自己的整體系統之內,同時針對每一個零部件企業各自的優劣勢進行取舍。

我們講的定制化是指風電場項目的定制化,但在產品設計上,還要更多地考慮平臺化和模塊化。在整個過程中,金風科技和供應商一起做迭代和提高,甚至有時候,我們也要向供應商學習。

金風的未來發展方向

《能源》:風電未來的發展趨勢對金風科技的發展戰略會有哪些影響?

曹志剛:金風科技第三代直驅永磁平臺GP21是平臺型產品,面向五大風電應用場景:百萬千瓦以上規模大基地項目,中東南部平原地區,傳統集中式項目,海上風電,10年以上存量風電項目。這五大應用場景可以說是涵蓋了未來風電發展的所有主要領域。

除了產品之外,我們還希望能夠對現有風機的性能進行升級。智能風機是現在風電行業的熱門話題。金風科技想提出的一個概念,就是“風機+控制策略”的優化,或者說“風機+APP”這樣的解決方案,利用數字化技術讓原有產品可以升級。

金風科技的數字化能力覆蓋了產品的全生命周期,貫穿風電場設計、規劃、建設、運維的全過程。比如,以前對風資源的預測或者風電場的選址,可能10%左右的誤差也不會影響最終的項目。但是在平價時代,哪怕是5%的差異都可以對項目收益帶來顛覆性的影響。所以我們要把任何可能有偏差的地方,偏差都壓縮到最小。金風科技在這些方面,有實實在在的精細化產品可以直接為客戶服務。

深度源網融合能力也是我們認為在新風電時代發展的有力支撐之一。風電預測的越準,電網就能更好地接納風電。現在風電預測精確度可以達到85%,以后要提高到90%、95%。再加上新興的儲能市場,源網荷儲可以在電網的架構之下均衡發揮和運行。多種能源之間的融合,是未來可再生能源持續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需要風電企業、電力企業、電網等多方合作。

《能源》:金風科技今后的發展方向是什么?

曹志剛:金風科技的企業使命是“為人類奉獻碧水藍天,給未來留下更多資源”。這包含了兩部分內容:一個是清潔能源;另一個是節能環保。金風科技目前在環保水務、智能電網、智能微網等很多方面都有投入,積極地開展多元化業務。

金風科技在“十三五”期間得到政府相關部門的大力支持,也在致力于打造行業的綠色供應鏈。經過多年的實踐和積累,一共有100多家企業進入到我們綠色供應鏈范圍之內。我們希望這些供應鏈伙伴,都可以使用綠色電力。我們也在考慮,積極響應2060碳中和目標,在全產業鏈發起倡議,共同推動實現碳中和。

我們還計劃,在一些城市或者大園區發起碳中和活動,共同響應總書記的號召。通過在園區內率先做碳排放指標監測,逐步制定一個路線圖,最終形成一個碳排放、碳中和白皮書。這既是企業的社會責任,也是企業能力上的延伸和提升。

大云網官方微信售電那點事兒

責任編輯:張桂庭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我要收藏
個贊
?
p62中四个号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