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司纏身、高層動蕩、工廠停產 “保殼之王”天龍光電將被ST

2020-09-11 09:21:59 來源:能見Eknower   點擊量: 評論 (0)
如今,昔日的“未來之星”已由巔峰跌入了谷底,天龍光電能否度過危機?

江蘇華盛天龍光電設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天龍光電)的江湖版圖正在瓦解。

9月7日晚間,創業板上市公司天龍光電公告,“公司生產經營活動受到嚴重影響且預計在三個月以內不能恢復正常”,公司觸及其他風險警示(ST)的情形,9月12日起,天龍光電股票將被戴帽ST。

官司纏身、高層動蕩、工廠停產 “保殼之王”天龍光電將被ST

這是自創業板自開板以來的首批ST股票,同時也是科創板、創業板實施注冊制以后的首批ST股票。

過去數年,這家曾被譽為“中國光伏設備第一品牌”的企業屢遭重創:官司纏身、高管離職、賬戶凍結、工廠停產。

在中國光伏企業陣營中,2009年創業板上市的天龍光電有著先發優勢。但連續兩年虧損,讓天龍光電深陷暫停上市危機。

天龍光電報告顯示,公司在2018年、2019年的凈利潤分別為-1.36億元、-7549.93萬元,至2020年一季度,公司業績依舊未能得到扭轉,報告期內,公司凈利潤為-308.49萬元。

重壓之下,天龍光伏開始了“自救”之路。為了續命,這家主營光伏設備研發的企業擬與杰梅(河南)風電設備制造有限公司合作,涉足風電零配件領域。

不過,新業務的投入需要資金支持。但截至今年上半年,天龍光電期末現金余額不足17萬元。

由于此前公司擔保的盛融財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約1.19億元,公司最高償付義務為3974.3萬元,天龍光電本身就已債務累累。

如今,昔日的“未來之星”已由巔峰跌入了谷底,天龍光電能否度過危機?

泥潭深陷

由最初的萬俊平等四人、到周榮生、顧宜真,自2016年起的陳華,此后陳文,到如今的劉文平,天龍光電的掌舵者接連變更。

天龍光電新權力核心劉文平,年僅42歲。這位在北京大學物理系畢業,中國科學院上海微系統與信息技術研究所攻下博士學位的領導者,是國內頂尖的學術型人才。

多年來,他一直活躍在新能源投資領域。博士畢業后,他先后在國際半導體設備與材料協會(SEMI)產業研究與統計部、北京麥健陸顧問有限公司等公司從事MEMS、光伏、LED等行業的數據統計與分析師、副總裁等工作。

劉文平履歷光鮮,除投資領域外,還有豐富的管理經驗。2014年后任職江山控股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董事局主席。2017年4月創立瀾晶新能源,任董事長,總經理。

2020年,他加入天龍光電,成為新任董事長。

不過,劉文平的加入未能挽救天龍光電的頹勢。至2020年6月末,天龍光電凈資產僅為2929萬元。

此外,天龍光電上半年整體營收數額與一季度持平,二季度幾乎0收入。除主營業務虧損外,天龍光電目前四個主要銀行賬戶被凍結。

種種跡象表明,天龍光電已從神壇跌落,但它的危機自兩年前便開始浮現。

2018年年底,天龍光電一紙公告在業內引起軒然大波。公告稱,公司董事陳敬因涉嫌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偵辦的一起刑事案件,被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通告緝捕。

令外界鮮為人知的是,陳敬系天龍光電時任實控人陳華的配偶。

董事被批捕的新聞令天龍光電身處輿論漩渦,但接踵而來的是更大的打擊。一個月后,受“531新政”影響,天龍光電生產線全部停產。

最終的年報顯示,天龍光電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約為957.66萬元,比2017年同期下滑97.13%;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1.36億元,比2017年同期下滑302.74%。

雪上加霜的是,在2019年國內光伏市場復蘇之際,天龍光電仍未獲得主要產品的市場訂單。2019年8月7日,天龍光電發布《關于公司銀行賬戶被凍結的公告》,截至公告日,天龍光電有4個銀行賬戶被凍結,其中基本戶賬戶余額僅為302.85元。

今年,天龍光電爆發“高管離職潮”。董事長、總經理、證券事務代表接連辭職。

有分析表明,根據天龍光電目前的狀況,其2020年營收破億難度較大。時至今日,公司始終未能恢復生產。

多重隱患

這并非天龍光電第一次身處困境。

實際上,天龍光電崛起于2009年上市之初,是當時少有的專業從事光伏、光電專用設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的光伏企業。

但是,至2011年“雙反”危機,這家企業便開啟了虧損之路。2012年,天龍光電交出全年巨虧5.11億元的業績,2013年又虧損1.3億,彼時,天龍光電就曾站到退市邊緣。

垂死中的天龍光電選擇易主保命。2014年11月7日,天龍光電進行了第一次實控人易主,由靈光能源間接控制天龍光電。

保殼成功后,天龍光電并沒有借機翻身,反而是在國內光伏政策利好的形勢下,繼續虧損。2015年和2016年,天龍光電連續虧損兩年。在2016年,天龍光電實控人再次變更,陳華成為天龍光電實控人。

隨著2017年光伏行業步入狂歡周期,新增裝機量達到頂峰之際,天龍光電卻又一次出現“閃崩“。

2017年5月22日收盤后,天龍光電以20.8億元的總市值,成為當時除剛上市未開板新股之外滬深兩市總市值最低的個股。

然而,天龍光電當時最想拯救的恐怕還有其原控股股東常州諾亞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常州諾亞”)。

常州諾亞的窘境比天龍光電更加慘烈。

2014年8月,常州諾亞為旭陽雷迪的授信業務提供擔保。旭陽雷迪停產后,面臨訴訟的常州諾亞債務壓頂,將所持天龍光電股份司法拍賣。

三年過后,困境重現。2017年,常州諾亞向德源興盛實業有限公司借款1.6億元,但未按借款合同履行還款義務,因此次事件,常州諾亞被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凍結所持有的2000萬股天龍光電股票。

債務纏身的常州諾亞無奈于今年以200萬元將2000萬股天龍光電股票賣給大有控股。

2020年5月14日,天龍光電公告稱,原控股股東常州諾亞持有的2000萬股天龍光電股份(占總股本10%),歸買受人大有控股所有。天龍光電第一大股東變更為大有控股。

大有控股“上位”后,天龍光電2020年的“保殼任務”或將迎來一線生機。

不過,當下天龍光電所面對的生產經營困難,已無法讓公司維持 “體面”。需要注意的是,如考慮2020年支付盛融案件全部賠償金,公司凈資產為465萬元,若公司無法恢復正常經營,出現經營性虧損,天龍光電還存在凈資產為負的風險。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曾表示,天龍光電虧損,主要還是企業自身存在問題,產品單一是造成高庫存和虧損的主因,而新產品的研發對業績的貢獻又十分有限。

如今,在生產停滯的情況下,天龍光電的危機恐將愈演愈烈。這次,面臨千萬級債務、訴訟纏身、又遭遇風險警示的天龍光電還能“重獲新生“嗎?

大云網官方微信售電那點事兒

責任編輯:張桂庭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我要收藏
個贊
?
p62中四个号多少钱 2020年群英会走势图 李逵劈鱼官网下载 东北麻将单机版下载 辉煌棋牌官方正版 浙江省20选5基本走势图 山西11选五遗漏top10 天天捕鱼电玩版攻略 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技巧 成都麻将批发市场在哪里 北京pk拾技巧 重庆快乐10分开奖 山西11选五预测 排列五人工计划 走势图 武汉晃晃麻将规则 大众麻将 真钱棋牌游戏20元提现